落霞孤鹜

请注意阅读置顶。别爱我没结果,我是鸽王。

。。。这个号上竟还有更新()

诈尸一下

删掉了黑历史【】爽

我不活了我不上大号都错过了什么神仙的更新!!!!!

好久没上这个号诈尸一下

我天啊!!!!!!妈啊!!!!!!!!!!!!!我跳起来我不想考试了我要下楼跑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五百年了毒箫同框了!!!!!!!!!!毒箫🔒了🔑我吞了啊啊啊啊啊啊!!!!!!

置顶

删文害己。

已补档。

地冥本命,三乘贵乱团粉,主迹冥。

除内销贵乱,天地人all坚定不动摇,婉拒all天迹all地冥all人觉向安利。

雷点all天all地。

别戳我雷。

血与花·一

A

后来天迹知道了地冥的过去,虽然地冥不肯告诉他,但是他跑去查了之前的资料。不由得对他们师尊表达了由衷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地冥是靠着禁术创造出来的生命,他们师尊九天玄尊取了吸血鬼王脉的血液,混杂了他们这批云生各方面资质最好的人的血液——也就是玉逍遥自己——通过上古流传下来的禁术“血元造生”创造了末日十七,也就是地冥。

玄尊的出发点是好的,他原先是想着给人类注射血族的血液创造出能在黑暗中自由行动的人类,来更好的猎杀过界的血族,然而没有人能接受两种不一样血液融合带来的痛苦,玄尊实验了十六个,终于选择了使用血元造生,创造了第十七个人。

末日十七成功了,但他所忍受的痛苦并非常人能想象,玉逍遥只看玄尊的观察记录便感受到了难以忍受的痛楚。

十七过去一直在教堂地下暗无天日的密室里,忍受着两种血液融合的痛苦。他虽然是人类,可也会因为血族的血液偶尔表现出血族的特征,他需要定期吸食血液保持体内血族血脉的新鲜。以前他都是买来些动物的血液来补充能量,人类的血液他不屑于去食用,直到他啃了玉逍遥。

玉逍遥苦笑着摸摸自己肩膀上新鲜的牙印,昨天地冥说要补充血液,他还没问出口要买什么动物的,就被地冥扑在地上撕开衣服啃了。吸完血后还卖乖似的在他肩窝蹭了蹭,餍足地站起来拍拍屁股准备走人,然后天迹站起来把地冥按在地上教育了。

两个人闹了一晚上,天迹亲亲地冥红肿的双唇,把他搂好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讲过去的事情,地冥困的要命,一边敷衍的回应一边打哈欠,直到他听见玉逍遥说到他以前偷偷溜进了教堂地下室。

他瞌睡直接醒了大半,有些紧张地盯着他,天迹笑着亲着他的额头,继续讲着他先前遗忘的过去。

玉逍遥当年溜进了玄尊密室,见到了末日十七,两个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可是玉逍遥渐渐大了,要去出各种各样的任务,过来的间隔越来越长,末日十七的体征稳定,也要被授予新的身份了。玉逍遥最后一次前来,十七跟他说他可以离开密室,到外面生活了,玉逍遥说真的呀,你什么时候能离开啊?

十七说了个日子,玉逍遥算了算,刚好是出任务回来的后一天,他说他一定会再来一次的。可是玉逍遥再也没有来。

十七一个人离开了密室,受封了地冥,改名鬼谛。他和人觉非常君先接受了封号,过了一阵子,等到天迹受封的时候,他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人。

玉逍遥。

可是玉逍遥仿佛不认识他了一样,径直从他身边擦过,接受了封号。他听见那个人说自己叫:“神毓逍遥。”

他觉得自己很难过,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偷偷地去问了很多人,地冥的封号相当尊贵,所有人见他问也不敢隐瞒。玉逍遥出任务的时候受伤严重,伤及头部,大概是失去了部分记忆,以及他最亲的亲人在这场战役中逝世,大概是伤心吧,就换了名字。

后来…后来十七并不敢问他这些事情,逐渐…也就演变为了所谓的天地不容。

天迹抓着地冥的手,让他靠进自己怀里:“其实我不是因为任务失忆的。”

地冥:“…嗯?”

天迹继续说:“是师尊。他可能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所以。唉…他跟我说一声我绝对不会说出去啊,干嘛要这么对我。那段时间我的头天天痛,没法思考…唉。还让我忘了十七号…”天迹拉起地冥的手送到唇边亲了亲。“对不起,是我让你等了那么久…”

地冥没有说话,道歉已经不重要了。

反正他已经抓住他的曙晨了。


B

地冥其实有人格分裂。

这是天迹跟他谈恋爱之后才知道的事情,一开始他就以为是地冥这个人古怪。

然而得知原因之后他又笑不出来了。

彼时他怀里是瑟斯二世,正在认真的辫着自己的头发。他们人格间差异还是蛮大,比如瑟斯就绝对不会像那个永夜一样,说话一定要带着刺。

瑟斯的头发本就混杂了些白发,他也没太注意,等到编好了辫子才发现不小心把玉逍遥垂下的头发编进去了。瑟斯无奈地鼓鼓脸颊,推了推背后灵一样抱着他的玉逍遥,柔声说:“你站开一点,不然我又要把你头发也编进去了…”

玉逍遥蹭蹭他肩窝,看他一点一点拆开辫子:“唉,那现在还得抱着,不过瑟斯,你听没听过古老的东方有一句话?”

瑟斯微微歪过头,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嗯?”

玉逍遥借着机会吻上了他柔软的双唇:“结发受长生呀。”


C

有天天迹问地冥,你住在我这里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回你家啊?

地冥微微偏过头:“今天?”

天迹说:“可以啊。”

地冥歪头看了玉逍遥一会,站起身来走到了天迹家的后花园,天迹没明白他要做什么,撑着头透过玻璃窗看他,就见地冥凭空化出了一把手杖在地上一敲,右手中指食指一并,在虚空中画了个什么,召唤了一辆金光璀璨的马车出来,他矜持地抬抬下巴,示意看完这场表演的天迹上车。

天迹:“……你的术法究竟从哪学的。”

地冥抿唇:“不告诉你。”

这辆马车缓缓的启动了,天迹这才发现,拉车的居然是独角兽。这可不是什么满大街跑的动物,连他们教会里也没有几个人见过活的独角兽,地冥家里居然有这么一匹…那匹独角兽完全听从地冥的命令,也不知道驯养了多久。天迹突然对地冥某些方面另眼相看了起来。

地冥家住的较为偏远,马车也走了好一阵子,等到天迹双脚沾地,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的庞大建筑,地冥早已完成了人格切换,永夜剧作家手持权杖,在大门上特定位置敲击了几下,门应声而开,他转头对天迹,换上了吟唱歌剧的腔调:“欢迎贵宾驾临永夜剧场。”

天迹麻木地抬腿进去,里面气氛诡谲,光线晦暗不明,夹道挂着着数不清的木偶,瞪着无神的眼睛盯着他,永夜在他前面引路,低声道:“小心些,不要碰。”

这一路并不漫长,但是足以彰显了永夜剧场之大,永夜带天迹去了他的休息室,天迹木然地想:“喔,也就是最好的金线刺绣出的羊毛地毯,最精巧的工匠雕刻出的金镜框,还有最好的调香师调出来的香氛…吧。”

这可都是真金白银才能换来的东西,天迹突然觉得以自己的财力想象不到地冥平时都过的什么奢华生活。于是他果断抱住地冥,惨兮兮地喊:“地老板,养我。”

地冥抬了抬下巴:“可以,不过…”

天迹眨眨眼睛:“什么。”

永夜凑上去说了几个字,天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大笑着把他横抱了起来。

“这个好办,说好了啊,以后地老板负责我的衣食住行。”

冥冥之鱼的一百种吃法·一


1.

天迹是个xing福的男人,xing有两种写法。

虽然此人十分不着边不靠谱,但是据他们公司的人说,他身边从来不缺伴侣,哪怕他们老板是公开出柜的那种。难不成天底下的给那么多?还偏偏都喜欢老板?

今天挽一个橘红色头发气场十足的美人,明天揽一个紫色头发温柔可人的宝贝,后天抱一个黑色头发腼腆害羞的小可爱…一周七天从来不重样。

下属们说,他的“三宫六院”对他还都特别好,听话茬他们还都住在一起,这些美人们还不会因为天迹对谁的偏爱吵架吃醋,可真是………不知道作何评价。

说他们boss渣男吧,他对每一个人都很深情,感情看起来都是真的,可说他专情吧,他又为什么有这么多伴侣?!

听见这些知情的人笑了,不知情的人想破头也想不明白。

其实咱家老板娘就一个人,每天都是一个人哟。天迹亲妹妹,公司总经理玉箫,有次开会的时候轻飘飘撂下这么一句就飘走了。留下一众崩溃员工在会议室打扫自己破碎的三观重新粘在一起。

好,老板娘一个顶七个,难怪老板每天上班脸上都带着春…啊不,气色。

顺便问一下,老板娘去的哪个理发店染发,我也想去。


2.

其实老板娘不只一个顶7个。

地冥此人,原本是商业一代传奇,可惜后来收拾收拾把公司全权交给下属自己退居二线写小剧本赚钱去了,没人知道他搬去了哪里,他的故事仍然是商业界的神话。

其实只是搬去了男朋友天迹家里,天迹经常大半夜折腾他不让他睡觉,严重影响他正常上班,虽然说老总不太需要打卡,地冥也不习惯不按时按点坐进办公室,只好把工作都甩给无人榜和自己大儿子,自己做起全职家庭煮夫。小儿子是靠不住了。

哦,俩儿子是领养的。

大儿子邪说,如今在公司兢兢业业工作。

小儿子离凡,现在改名剑随风,如今成为当红爱抖露。

地冥曾经听过离凡的演唱会,全程塞着耳塞面无表情听完。太吵了。明明小时候是听钢琴古典音乐长大的,怎么现在去唱摇滚了?

因为爱情。天迹这样回答。


3.

后来离凡就离家出走了。

地冥多年放养,也不太在意,倒是天迹缺了个可以玩的儿子,成天长吁短叹想要离凡回家。

地冥冷笑说,你根本不是想离凡,你是想和他气死我。

之后天迹自觉跪了搓衣板,换来地冥一声哼。第二天离凡就回家了。

事实证明,地冥这种人还是要靠哄的。天迹揉了揉自己通红的膝盖,心道以后床上讨回来就行了。

奇女子玉箫听说了这件事,给她大哥买了一件膝盖加厚的加肥加大的裤子。美其名曰叫天迹好好保护膝盖,男儿膝下有黄金啊!

哥,我觉得你只穿得下这个号了。玉箫电话里这么解释。

你可真是我亲妹妹。天迹拎着肥了三尺的裤腰冷漠。

交换



地冥永远不想回忆那一天。

那天早上起来,他刚坐到梳妆台前,就看见天迹从他身后转了出来。地冥说不吃惊是假的,他的永夜剧场很大,不熟悉的人根本无法找到内室,很显然天迹就是不熟悉的人,那么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呢。

他想了片刻,沉了脸色:“你对无人榜做了什么?”

天迹打了个哈哈:“没,没什么…”

要让他知道自己就差抽出神谕架在无人榜脖子上威胁了一番,自己小命也就不用要了…地冥对自己的部下伙伴都很好,唯独对自己不好。天迹想到这里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搭住地冥的肩膀在他发顶上亲了一下。

地冥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低声说了句无聊,却是乖乖坐好,随便天迹动作。

天迹拉了他一缕头发摩挲着,沉吟着过了会,开口道:“地冥,我有个想法。”

地冥眯起眼睛:“什么?”

天迹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地冥脸色变了变,过了一会才艰难点头。


天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地冥桌上的瓶瓶罐罐目瞪口呆,此时他已经换上了无神论的衣服,头发眉毛也被地冥亲自染成了黑紫色。天迹的想法是两个人交换生活一天,反正他们两个长得一样,光凭外表肯定是看不出来的。无神论的衣袍宽大,虽然天迹比地冥圆润了些,倒也是看不大出来。倒是地冥染好头发穿天迹衣服的时候,由于天迹的腰围的脚码都和他不一样,不得已用了术法。地冥穿好衣服,卸掉了平时惯用的妆容,天迹看了都要夸一句真像。

地冥收拾妥当,将天迹的东西一并带好,要低调离开的时候,被天迹拉住了。地冥回头,看见天迹干笑了两声,凑上来蹭他的肩膀:“…那个地冥,你桌上的瓶瓶罐罐都是什么啊……还有…你的头饰…”

忘了这方面,好在还来得及补救,不然就要露馅。地冥放下东西,叫天迹在椅子上坐好,自己幻化了另一把椅子出来。

“闭眼。”地冥命令道。

天迹乐呵呵地照做了,任凭地冥在他脸上涂涂抹抹,他趁地冥侧过身去拿东西的时候睁开眼睛,盯着地冥神色认真的侧脸。地冥回头就看见他眼睛亮晶晶地注视着自己,有点不自在,扭了头叫他:“不是叫你闭眼。”

天迹嘿嘿笑了两下把眼睛闭上,地冥才完成接下来的动作,最后他在天迹眼眶四周各贴了四颗晶钻,拍拍天迹叫他睁眼,天迹睁眼看向了镜子中的自己,叫他都认不出来自己究竟是天迹还是无神论了。

地冥帮天迹带好头饰,又对天迹警告了几句诸如不准动剧场里的东西欺负他的部下云云,才带着东西离开去了仙脚。


于是出现了以下画面。

仙脚上

天迹一本正经甚至有点咬牙切齿地叫大漠苍鹰。

天迹看着桌子上的叉烧包烤鸡香肠毫无反应。

天迹不吃加餐了,餐后倒是吃了几块甜点。

练仙者们面面相觑,一致认为天迹今天吃错药了。

永夜剧场里

地冥愁眉苦脸看着满桌甜点食不下咽。

地冥拉着小丑傀一絮絮叨叨,竟然还说了粗话。

地冥坐没坐相,一脸生无可恋。

傀一思索了片刻,认为冥冥之神是被天迹夺舍了。


于是仙脚众人赶快去搬救兵,去德风古道去找君奉天,天迹看见君奉天来了,不自主地后退了两三步,想起什么似的才站住。

君奉天看了看这个人,跟练仙者说:“他不是天迹。”

练仙者惊叹:卧槽,谁能把天迹调包,nb啊兄弟。

紧接着君奉天补了一句:“你是地冥。”

练仙者倒吸一口冷气:卧槽地冥!!!!天迹不会被他咔嚓了吧!!!

穿成天迹样子的地冥冷笑一声:“君奉天,破坏眩者的游戏,你更令眩者厌恶了。”

永夜剧场这边,傀一认定了此人不是地冥,剑拔弩张就要开打了。

“地冥”连忙摆摆手:“别别别地冥啥事都没有你麦担心有话好好说!!!”

傀一:“呵。”

“地冥”忧愁:“都怪他和我生活习惯差太多,不然就凭逍遥哥的演技怎么可能会被发现!”

傀一额角爆起了欢快地小青筋:“哦?”

穿成地冥样子的天迹毫不自觉:“是啊,他怎么活的这么累人,破事真多…哎哎哎有话好好说啊!!!”

“我不准你说冥冥之神!”


地冥回到永夜剧场的时候,傀一委屈巴巴地坐在一边,天迹手忙脚乱地不知道怎么哄他。

地冥:“………天迹,眩者说过不准你欺负眩者的人。”

天迹委屈:“我没有!是他先动的手!”

地冥把傀一抱怀里拍了拍后背,看见傀一的表情瞬间由悲伤变成了震惊到后来又有点兴奋。

地冥:“哼,傀一,你先下去。”

傀一应了一声就下去了,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

地冥嫌弃地看了眼天迹,道:“若不是你,眩者怎么会又看到君奉天。”

天迹连忙补救:“唉,这不是…”

地冥斜睨了他一眼,伸手去扯天迹的衣服。

“脱了,演你真累。”

“哎哎哎十七号不要这么用力啊啊啊!!我要被累死了啊!!!!”

“叫你吃那么多,胖成这样。”

“胡说!!!明明是十七号你太瘦了!!!”


自那以后,地冥再也不想扮演天迹了。